人形自走白日梦

不定期负能量。是个神经病。lof超级杂,文力是负的,智商也快了

摸一只小Marcy_(:з」∠)_

小段子

不同次元的你我正在面对面,可彼此却感受不到我们的存在。


——————————————————


k站在街上,就这么直直看着面前的空气出神。


——喂,我说,如果在某一个次元,你我正在面对面,你,是否还会拥抱我的存在?


k伸出手,好像是在确认着什么的存在。周围新人走的很快,今天是工作日,他们还有工作,所以理所应当的没有发现k奇怪的动作。


背后传来了点声响,k没有回头,但是长久沉寂的眉眼之间带着笑意。


那里像是有着熟悉的人,熟悉的笑着,熟悉地打着招呼。


在彼方,nada大概也是这么笑着,在空无一人的街上看着落叶飘零,张开双臂,像是在拥抱空气。








————————————————————


“k,你在干什么呢,站在街上也不怕被当成神经病了。”nada向他走过来,招了招手,笑着。










——————————————————


什么?你问他们为什么隔着一个次元还能感受到彼此?


因为爱情阿。


【kena】#2

短小
ooc
很莫名奇妙的一篇
我看不懂我自己
lo主辣鸡
/上吊死.gif
————————————
“你在等人?”和本人一样冷淡的声音响起,李钧甚至不用转头就知道了自顾自在自己对面落座的青年——与其说是自顾自倒更像不容抗拒——如同他接踵而来的问题。

“你明明也喜欢他吧。那么为什么他那么多次的暗示你装作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你要推开他,想说明什么,说明你是直的么?”一如既往的面带戏虐,语气恶劣。

“不为什么,我只是......只是觉得我们不合适,终究没有未来的。程黑,与其说我不如看看你和卷毛?”程黑只是盯着李钧看了几秒,然后就跳过了李钧的问题。“真的没有未来么?是什么给了你这种感觉,是你的家人期待你带回个女孩说这就是我未来的妻子了么,还是你还在怀疑自己的感觉么,或者说,”他眯了眯眼睛,“你在害怕周围人对你的看法?”

“你在说笑么?”李钧却突然笑了,“我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他低头搅拌着面前的咖啡,“我只是。。。”“只是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李钧搅拌咖啡的动作顿了顿,抬头看向替他说完整句话的程黑。

只有程黑知道,关于李钧的一些过往。

李钧的感情史并不是那么空白,当然了,那么大人了,又那么受欢迎,交过几个女朋友是自然的。

那初恋呢?

在某一次聚会上,夏凯因为某些事没来,程黑自认酒量不好,滴酒未沾,李钧就没那么幸运了,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说实话李钧也不经常接触这些辛辣的饮料,酒量虽说比程黑好上一些,但也不见得好到哪去。

在场只有程黑最清醒,又知道李钧住哪儿,送李钧回家的任务就交给了他。天知道这个宅男哪儿学的车,一路稳稳地把李钧送了回去。

哪路上发生了什么呢?

喝醉地人多多少少是和正常时候有些不同的,李钧喝醉了就会不停的说——至少程黑见到的就是那样的。车上开着广播,女主播清冽的声音在车里扩散,带着回忆和怀念。话题是初恋。

车后座上的人带着醉意缓缓开口,他说“初恋阿,我还记得呢。”程黑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让这个醉酒后口无遮拦的家伙住嘴的意思。

“那时候我高三,他是我们隔壁班的班草,他啊,学习好的不得了,会说话 , 不知道多少姑娘为他倾心,最后偏偏接受了我。然后。。。然后阿,就是高考,他去了国外,甚至没有提前告诉我,就走啦。于是这段感情就不了了之啦。

那段时间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家人追问起来也不好避开,终究是把事情都告诉他们了。他们倒是出乎意料的开明,也出乎意料的没在意我是同性恋这个事实,也许是因为这并没有影响我的成绩。”

讲到这里他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了,直直的倒下睡了过去。

再然后?

程黑表示“他睡着之后打电话给夏凯叫他把李钧带走这种事我完全不记得呢。”

那夏凯呢?

夏凯不一样,以前倒是勾搭成不少小姑娘,但要说认认真真打算谈恋爱,这是第一次。而且他之前可是正儿八经的直男——至少他是这么表现的,他的家人是这么希望的。他的家人是真心希望他能领回来个漂漂亮亮乖乖巧巧的姑娘说“这就是我媳妇儿啦”,然后乘早扯个证早些就能抱上孙子孙女儿。

李钧知道他的家人是有多少不喜欢gay,所以他要拒绝。他必须拒绝。为了夏凯。
————
tbc

群内萌萌的小写手接龙的说4

群内接龙之我也不知道第几

我是辣鸡/上吊死.gif


夕阳的余晖渐渐消散,像要带走空荡荡的教室里的最后一点温暖。
k突然向前走了一步,拉起了nada的手,nada大睁着眼睛,不知所措。
k就那么笑着,像平时一样,但nada看不到轻佻的成分,他的眼里只有无尽的温柔。
窗外蝉声未散,试图掩盖两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男孩略危急促的心跳声。
k略微低头,看见平日里圆滑淡定的人此刻满脸通红,大睁着眼睛,写尽了不可置信。他见状轻笑,手一环,把人带进了怀里,与他额头相抵,直直看着他,压低声音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有对我说?”
nada闻言猛的抬头,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却突然撞进k的眼睛里。
那双眼里,有星辰。
他的心跳出奇的漏了一拍,话语到了嘴边,却突然消失殆尽,他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k,再无言。
k看他这样,笑的无奈。他轻轻闭上眼睛,说
窗外夕阳已经褪去了,带走了教室的暖色调,汲走了温暖,但此刻, 有你。

“我也喜欢你。”

TedL:

大家都寫得那麼棒我壓力好大啊…… (´・_・`)

“啊?”Nada從雜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太過努力于思考如何化解此刻的尷尬致使他甚至忘了身旁的K。心底稍稍感到有些歉意,於是他把目光從遠處移回身旁。一幅專心致志的樣子等著K那未完的語句。

難得平日里處理起任何事都游刃有餘的K此時卻亂了陣腳。他也並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學長反射弧奇長,此前僅是有所耳聞,但今天可算是見識到了。這麼想著,K在心底歎了口氣。被Nada這麼一岔他反倒多了些顧慮。此前準備好話語全哽在了嘴邊。

“K?”夕陽的餘光漸漸黯淡,教室裡的光線也不如之前那麼的充足,Nada看不清對方的神情。心裡打起鼓,自己是做錯什麼了麼?他這是怎麼了?Nada在心中自問自答了好幾遍後K仍是沉默著。本著敵不動我不動的心態Nada也決定保持沉默。課室里異常的安靜。

“Nada……”沉默已久的K終於再次開口。

一只牛奶杯:


我的lof终于不抽了....................


你知道,有时候总能遇到点儿看似出于精心安排的巧合,人们通常把这些巧合称之为命运。


就好比现在,为什么这个点这个教室里会空无一人,nada已经心累的不想去深究了。


然后他更加心累的发现,他们两个居然手牵着手走过来的,nada甚至已经预料到了明天学校论坛的热帖是什么了。


这已经不是可以用WTF来形容的事情了……


在发现了自己还扯着K的手的时候,nada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松开了自己学弟的手,也终于可以扶额懊悔事情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也不是没有姑娘给他递过情书,人家小姑娘心心念念地在他生日的时候给他送个礼物表个白什么的,平心而论,那小姑娘简直就是他的理想型,可是连nada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多次偶遇之后,自己的视线习惯性地就会去注意周围有没有这个人。


魔怔了。


他真是魔怔了。


大概也就只有这个,才能解释他现在的状况了吧?


其实K并不是今天才知道nada的。


那么多那么多次的偶遇,要说他没有注意到这个人,那绝对是假的。


这个人有多意气风发又有多温柔,甚至包括这个人有多了解人心,他都知道,全部都知道。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橘红的太阳少了白日的光辉,光芒柔和的笼罩在靠着课桌站着的两人身上。天空的颜色是全部的红,像是整个天堂失了火。


Nada正琢磨着到底要说点儿什么来缓和这种尴尬的气氛,就听到这空教室里除了自己唯一的一个人开口——


“那什么,我说……”






墨韵:



♡前面俩人不给活路


♡这么文艺的画风臣妾做不到啊!ooc ooc ooc


k从来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这种鬼玩意,但是他现在不得不承认以往对于妹子出现的感情现在出现在了这个学长身上——特别是那人刚刚抬头时错愕的表情。光从窗子照进来,两人对站着,影子被拉的很长。k等了一会发现对面的人还是毫无动静只好再次开口。
 “学长?”


“嗯?”眼前的人弯着眉眼,那片星光里nada分不出是调侃多一点还是正经多一点“…直接叫我nada就成。”


“哦,nana你打算对跟踪我的行为解释下儿不?”安静的图书馆只要是有点声音都很明显,更何况k就没怎么刻意放低自己的音量。


“……我说我没跟踪你信吗?”私心多于在意,nada没在强调自己的名字,“一直都是偶遇……”


“你觉得呢?”单挑起一边的眉尾,连带着尾音也上扬,“比如各种回头都会看见你……痴汉的眼神?”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也因为好奇,而在人群中不断地寻找对方就是了。


“……”WTF,所以说跳进黄河洗不清,nada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被渐渐吸引过来,抓起人的手就走。k被扯住,下意识的想挣脱可不经意却瞥见那人的双眼,带着点气急和委屈。


“那双眼睛平时应该是什么样? ”k想,“像他这样温吞的人眼里应该满满都是似水的柔。”然后他又自我否认了下“明明那种让人溺水温和更好。”


两个男人一个一心洗清嫌疑,一个满是胡思乱想,就这么手牵着手从图书馆走了大半个操场回了教学楼。


-岚氏苍亥-:



*OOC慎


*渣文笔×3


阳光从树叶相交叉的空隙间穿过,点点光影照在K的脸上。翘课对于他来说完全是小意思,不光成绩好还有个有权有势有钱的老爹,哪有老师敢对他怎么样。


原本这个时间点K想去IT部找朋友打打游戏,路过一个教室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让他改变了主意。


Nada这节课正好是自修,一向去图书馆打发时间的Nada可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收拾收拾东西,拿上上次借的书和外套,跟同学打了个招呼后便走向图书馆。学校图书馆是一个集团投资建造的,不光大、书多,而且中央空调开的特别冷,有一次Nada因为没有穿外套在里面冻感冒了。


走进图书馆的一瞬间有种仿佛进入了秋末的感觉,冷的Nada一哆嗦没拿稳书差点掉地上。前台的图书管理员见Nada拿不稳赶紧小跑过来帮忙,热情得Nada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应只好一直说着谢谢。


说真的,这么高这么热情的图书管理员Nada还是第一次见,上次他见的还是小孩模样的学生,这次就换一个一头卷发的大高个,真不知道学校领导怎么想。


思索着刚才那位管理员的Nada一不注意撞上了迎面的来人。
 “啊,抱歉。”
 “...哟,是你啊。”
 【!】
 抬头对上那人的眼,却被深深吸引住了视线。这人,为什么这么好看?
 完...这都不知道第几次在这里遇到了,一定会被当成跟踪狂了!


“还没正式介绍呢,我是K,你应该知道我的吧。”K微微一笑。


而身前的Nada却愣住了。


风吹动着窗帘,阳光洒进,小说的主角们在此相遇,命运齿轮开始转动,下一秒你会爱上我吗?


我只是在读条:
 

 


 

  

   

 梗:总能不期而遇的人;空无一人的教室内;终于说出口的告白。


CP:kena


写手顺序:@我只是在读条 @-岚氏苍亥-  @墨韵  @一只牛奶杯  @人生多別離。  @白日做梦眠不醒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正文:


  讲台上的老师依旧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早已烂熟于心的方程式,像窗外的蝉鸣一样让人心烦。nada坐在靠窗懒懒地晒着太阳,撑着脑袋看风景,那个人又出现了。


  第几次了呢,多到nada也数不清了,起初并没有引起自己的注意,但遇见的次数多了,也不由自主的在意起那个叫K的学弟来。同自己一样的白色校服衬衫,领带却散漫地歪向一边,展示了主人的桀骜不驯。那人有时倚在栏杆上喝饮料,有时抱着本书,有时在同身边的人聊天,眼睛眯成一弯新月,里面藏着点点星光。


  就在最近的一次,nada在图书馆碰到了他,那时自己从书架上拿下来一本书,看到书架空隙中K略显惊讶的脸,nada想当时自己的表情一定很蠢,不然对面的人也不会轻笑出声。


  “又见面了。”他记得K这样说,然后挑起一边眉毛,眼里充满笑意地望向自己。


  “我们认识?”说出的话好像紧张到声音都有点颤抖。


  “不认识,但每天像痴汉一样看着我的,难道不是你吗?”


  “......”被嘲笑了!暗恋自己学弟什么的......果然还是太......


  想到那时的羞赧,nada抬手挡住了眼睛。今天的阳光,太刺眼了啊。









【kena】你说分手

混更系列

小段子

OOC

lo主文笔死掉了。

——————————————————————


—k。

“嗯?怎么啦娜娜?”

—分手吧。

“。。。欸?”k明显愣住了。“不是为什么呀我怎么啦?”这是急了。

看到他这幅样子,nada面不改色的继续淡定的说“没什么,咱俩不合适——合适做朋友,而不是恋人。”

天知道他心里笑的开心。

万恶之源就是屏幕那边不知道在干嘛但绝对在笑的纯黑。或者说是骰子。在nada惊愕的看着手机上的骰子转了半天然后停在1上的时候

nada: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然而在他看着纯黑丢出的骰子转了半天然后停在6上的时候,他颤抖着手打出“惩罚是什么”的时候,心里还想着至多是什么唱歌什么的羞耻play的时候,然后看到某个头发黑切开更黑的家伙甩出的那句话的时候

nada:我选择死亡。

【去假装心塞和k说分手如何?】

抱怨归抱怨,某个耿直的人还是乖乖去执行了,于是就有了k惊讶的脸。

看到这么少ke见ai的反应,nada终究是绷不住脸,噗的一声笑了出来,k看到他笑的开心,自然知道所谓分手是开玩笑的。

后来?

我们的k总怎么会甘愿被调戏呢w。

nada还没反应过来,k已经出现在了眼前。k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抓着nada的手臂,把他彻底困在自己与墙壁的小空间里。他凑近nada,在他耳边色情地呼气,压低声音低语:“你说分手?”

怎么会让你如愿以偿。

拉灯

————————————

以上

跪求不打脸

欢迎捉虫


idears are bulletproof


【kena】迟到很久的贺文(叹气

私设有,丧尸爆发世界沦陷设定。

ooc

——————————————

“k!背后!”一枪解决了冲脸扑上来的丧尸,nada回头看见不远处的k开口就是这样一句。

三分钟前有一个和他们一直看不对眼的混账在他们周围扔了几个荧光棒,天知道在绝对的黑暗里这几个荧光棒对那些混蛋玩意儿(丧尸)的诱惑有多大,没多久第一只就扑了过来,手枪发出的声响吸引了更多的丧尸。天知道这些东西藏在哪,黑暗阻挡了绝大多数的视力,现在他们能依靠的只有听力,直觉,还有耳机里偶尔传出的声音——林子在他们的藏身处,强行黑了大楼的监控摄像头,然而多年不用的摄像头时不时黑屏,雪花,画面扭曲,以至于危险向他们逼近却不能察觉。

现在荧光棒已经暗下去了,大楼归为平静的黑暗。现在他们得想办法离开这幢大楼。但这不是大问题,林子的黑客技术绝对值得他们信任,duke已经在大楼周围等待了。现在他们只要保持绝对的安静,避开那些丧尸然后按着林子说的走,就绝对不会有问题。

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可是,世界上有一种病,叫做陆氏弗拉格综合症。

那只大号的丧尸向他们冲过来的时候,他们的反应不约而同。

“卧槽。”

是一只三阶的丧尸。大家都看过玩过丧尸类的电影电视剧玩过游戏对吧。是的这东西会进化。但是就算进化了,还是改变不了他们的智商,低破地板。🌝

但有句话怎么说的?

no zuo no die.

k下意识地开了枪。消音器是不久前装了,可万万没想到那只大玩意儿身上浇满了汽油。子弹接触到它的皮肤的那一瞬间它就着了。根本就是大型燃烧瓶。

变故来得太快,几乎没多久丧尸就聚集起来了,它们嗅到了活人的气息,发了疯的朝kn二人扑过去撕咬。它们没有意识,不存在害怕这样的感情,和自己同样的东西一个接一个倒下,作为自己的垫脚石。丧尸数量太多,很快kn已经做不到枪枪爆头了,他们只能尽力让丧尸失去行动能力。

但他们累了。

duke还有10分钟才能到达他们所在的楼层,耳机早就在打斗中坏掉了,现在他们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但他们累了。距离他们进入大楼已经过去八个小时,他们的食物补给已经消耗殆尽了,连同他们的体力。

渐渐的对周围环境变得麻木,渐渐的反应变得迟钝。

一只趴在地上的丧尸猛的跳起来,扑向站在距离它不足30厘米的nada。

指甲嵌入肉体的声音。

牙齿撕裂肉体的声音。

k低声说话的声音。

nada睁大了眼睛。

枪声响起,是duke他们到了。有了队友的协助,丧尸很快就清干净了。duke扶起nada,想把他带去休息,nada却突然冲向k,他紧紧抱着他,眼泪抑制不住地流。

“你要带着我的份好好活下去。”

“to,我爱你。”

——我也爱你阿,可是你还听的到吗。

想来k以前也不是没暗示少过nada关于这方面的事,但nada不是因为弧长就是强行无视。两人的关系仅限暧昧。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我说你要抱着他哭到什么时候?吓得连反应能力都没啦?”秒度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他拉起k,让他靠墙坐着,然后拿出一支医用注射器给k注射。“你忘了病毒不会因为被咬传播吗。。。你们两个都是傻了吗。。。”“哪k他。。。”“累昏了。”

——————————

我是罪人orz。拖了那么久才写完还这么扯淡……又臭又ooc……

强行黑一波夫人_(   」∠)_

写到接近最后本体莫名奇妙的文风又出来了……orz

我是辣鸡……

欢迎捉虫!

以及催更。

一个人,碎碎念。

有时候是真的觉得他们之间没可能,毕竟一个比一个直。

有时候想到他们身边,会站着漂漂亮亮的女孩,女孩安静的依着,又或者呢?会拉着他的手晃着笑的开心?

突然就感觉帐然若失的,心里缺了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明明他们找到真爱该开心的。

因为我不是真爱粉?

是嘛。


真奇怪。


【kena】群里的脑洞短打

脑洞蟹蟹围观观_(:з」∠)_

短小,lo主文笔废,ooc,人设参考改叔_(:_」∠)_

————————————————————

被叫做nada的金发青年现在仰面潜在河里,任由被水淹没的自己的大脑逐渐放空。

起因委实很莫名,他像往常一样的约了好友一起玩方舟,然后到点了先下线去睡觉,然后明天继续奔波于工作之中。可偏偏一觉醒来睁开眼看见的却是湛蓝湛蓝的天,白云飘飘,一点霾都没有。

咦好像哪里不对。。。

WTF?!

然后就肯定了莫名奇妙的穿越到了方舟的世界这个事实,那位好友也在不久之后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对,就是不远处那位正在烤肉的被叫做k的青年。

这边nada还在放空着,k的肉已经烤完了,他头也不回,“娜娜!”然而长久那人的回应不出现。k以为是他走神没有听到,继而喊了几声,依旧无人应答。

其实这时候nada也许是听到了的,也许是真没听到。但他的确在走神。他看着蒙着水的天,像蒙着他的心。自己的意愿,总是看不清。

有些事情看清太麻烦,不如不去想。

与此同时,k一路小跑进了河,一低头就看见了还在放空状态下的nada。“娜娜!”放空状态的nada被他一声吓得够呛,猛的呛了一口水,k见状赶紧把他拉起来,顺道带进了自己怀里,轻拍着他的后背,直到nada把水全部咳出来,他一言不发。

突然,k紧紧地环腰抱着nada,把头深埋在nada的颈侧。nada出奇的没有挣脱。良久,他轻声低语。

“别离开我。”

河岸边的两个青年的身影紧紧相拥,久久未曾分离。

神志彻底回归,眼前再没有水隔着世界。心情明朗,如同天空。

—end—

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在写什么了。。。sad

嫌弃就请不要大意的——憋着吧!(bushiQWQQQQQ

有bug请指出!

以及,我可以催更吗(不

突然就想一个人跑到无人找到的森林里,盖一个小木屋,在木屋外面做个木桌子,凉快的时候泡壶茶搬个椅子在那里喝茶,天凉了就待在木屋里缩在沙发里盖着毯子就着壁炉看看书睡睡觉,说实话我想要是能在那种地方一直待到老,真是太好了。


可想想又不现实,我要是一只怪物,不用吃不用喝,可惜我不是。